回顶部

欢迎光临君君借书   请登录    免费注册 借阅台 | 购物车 | 我的订单 | 会员中心 | 客户服务 |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您现在的位置:> 首页 > 图书馆 > 中文图书> 小说> 科幻玄幻

中国足球竞彩网

大泼猴9--灵山劫
作者:
甲鱼不是龟    
出版社:
天地出版社
书本编号:
9787545537512
出版日期:
2018年09月
页数:
0
包装:
平装
字数:
0
定价:
36.00人民币
售价:
27.00人民币
库存:
3
平均评价:
读过这本书的人还读了(Readers who read this also read):
编辑推荐(Editor's Review):

◆ 颠覆《西游记》!塑造新经典!起点中文网A级签约作家甲鱼不是龟人气长篇!

◆ 《西游记》写西行取经,《大泼猴》则写取经之前。不同于《西游记》原著中孙悟空的凶狠残暴,87版电视剧《西游记》中孙悟空的正面形象,《悟空传》中孙悟空的英雄气概,《大泼猴》写了一个普通人成为一个悲情枭雄的故事,一个热血暗黑的“升级流”泼猴。

◆ 怒破天道桎梏,颠覆棋局宿命,一曲卑微“小人物”的成长史诗;至死不渝,宿命轮回,相守相望,演绎荡气回肠的虐恋情深。

◆ 无有打斗,不成“西游”!随书附赠五大主角专属兵器卡:金箍棒、九齿钉耙、三尖两刃刀……冠绝三界,哪种是你*爱?上部附赠三张,下部附赠两张,购买上下部,可集齐五张兵器卡!

◆ 林峯、蒋梦婕、吴克群、赤西仁等倾情出演,同名剧《大泼猴》优酷网、安徽卫视2018年强档播出!

 

内容简介(About the Content):

八百年,走过*难的路,咽下*苦的泪,二十一万六千里的漫长征途,一切就要结束了。然而,猴子却被另一个自己挡住了前行的路。灵山只剩百里,玄奘承受着身心的双重痛苦。如来说:放下执念才能成佛,成佛才能拥有神通,有神通才可普度世人。但成佛,则意味着放弃普度,完成自度。因而,玄奘,你苦苦坚持的西行,只是一个死局吗?此刻,玄奘,心若枯,则立地成佛;心若在,便躲不过如来质问。他没有回答,他无法回答,挣扎着走完*后的路……

作者简介(Author the Content):

甲鱼不是龟,本名袁选,广东汕头人。起点中文网A级签约作者,阅文集团作家。广东网络作家协会会员,汕头市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。

“搞过企划,当过业务,做过市场,捏过行政,扛过人事……”2014年4月,在起点中文网开始创作处女作《大泼猴》,一举成名。不同于其他的网络作家,甲鱼不是龟的作品内容深刻,受到读者热烈追捧,粉丝评分直逼5.0,粉丝黏度极高。

同名剧《大泼猴》2018年播出,成为年度最值得期待的IP大作,甲鱼不是龟亲自参与编剧。

目录(Table of contents):

灵山论法

第七百二十七章 疑心 / 003

第七百二十八章 水 / 008

第七百二十九章 新领地 / 012

第七百三十章 大雷音寺 / 017

第七百三十一章 雷音郡 / 022

第七百三十二章 战与不战 / 027

第七百三十三章 逃不过 / 033

第七百三十四章 成不了佛 / 038

第七百三十五章 祈福 / 042

第七百三十六章 明知是计 / 048

第七百三十七章 黑影 / 053

第七百三十八章 彼此利用 / 058

第七百三十九章 祈福台 / 062

第七百四十章 故技重施 / 066

第七百四十一章 摊开了 / 072

第七百四十二章 离去 / 078

第七百四十三章 玄奘走了 / 083

第七百四十四章 师徒 / 087

翻  脸

第七百四十五章 八百年的愤怒 / 093

第七百四十六章 条件 / 098

第七百四十七章 怒火 / 103

第七百四十八章 螳螂捕蝉 / 108

第七百四十九章 代价 / 114

第七百五十章 聊一聊 / 119

第七百五十一章 命运的原点 / 123

第七百五十二章 风雨欲来 / 128

第七百五十三章 选择 / 134

金  箍

第七百五十四章 愤怒 / 143

第七百五十五章 疑 / 148

第七百五十六章 争夺 / 154

第七百五十七章 诱惑 / 158

第七百五十八章 金箍 / 163

第七百五十九章 因果 / 168

内  鬼

第七百六十章 内乱 / 175

第七百六十一章 谣言 / 180

第七百六十二章 嫌疑 / 185

第七百六十三章 目的 / 190

第七百六十四章 猜疑 / 194

第七百六十五章 连坐 / 200

第七百六十六章 劫狱 / 205

第七百六十七章 乱 / 210

第七百六十八章 时机 / 214

第七百六十九章 玩一会儿 / 219

第七百七十章 恼怒 / 223

第七百七十一章 博弈 / 228

第七百七十二章 自己 / 232

真假猴王

第七百七十三章 心性的考验 / 239

第七百七十四章 预言 / 244

第七百七十五章 真假美猴王 / 249

第七百七十六章 光壁 / 254

第七百七十七章 英雄的归宿 / 259

第七百七十八章 由不得你 / 264

第七百七十九章 红线 / 268

第七百八十章 最后的西行路 / 273

第七百八十一章 上路 / 278

第七百八十二章 迎接 / 283

第七百八十三章 另一个人 / 288

第七百八十四章 一路向西 / 293

第七百八十五章 百里 / 298

最后一战

第七百八十六章 不如成佛 / 305

第七百八十七章 母亲 / 310

第七百八十八章 承诺 / 314

第七百八十九章 翡翠 / 319

第七百九十章 天道“无及” / 324

第七百九十一章 一个时辰 / 329

第七百九十二章 本性难移 / 334

第七百九十三章 紧箍咒 / 339

第七百九十四章 不对劲 / 344

新纪 元

第七百九十五章 太上老君的机会 / 351

第七百九十六章 远去 / 356

第七百九十七章 成佛 / 360

第七百九十八章 最后的选择 / 365

第七百九十九章 结束 / 369

第八百章 藏心石 / 375

第八百〇一章 倒驾慈航 / 380

第八百〇二章 新的纪元 / 385

书摘(Excerpt):

第七百二十七章

疑 心

灵山脚下,地藏王半沿着长长的台阶一步步往上。

就在那台阶侧边的凉亭里,普贤孤身一人静静地站着,看上去格外冷清。

自将随心铁杆兵交给六耳猕猴之后,他便再没踏入大雷音寺的大殿了,只是在这上山的路上静静地待着,沉默着,或者说思索着。

普贤见地藏王走过,双手合十,恭敬地行了一礼。地藏王也是双手合十,回了礼。

“地藏尊者可是外出方回?”

“正是。”

“去了哪儿?”

地藏王轻轻叹了口气,道:“去了趟狮

国。须菩提出手了,想要在六耳猕猴身上扳回一局。”

“哦?”普贤淡淡笑了笑,若有所思地叹道,“这西行,究竟是玄奘在证道,还是我们在证道啊……”

闻言,地藏王不由得一愣。

两人默默对视着。

普贤的目光之中,充满了无奈。地藏王却微微蹙起了眉头。

“普贤尊者可是认为此事有错?”

“佛门四大皆空,哪里来的对错?”

闻言,地藏王冷声说道:“四大皆空,自然无所谓对与错,但佛法万世之惑欲解,却必须辩出个真假来。此事已是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!”

听他这么一说,普贤反倒笑了。他点了点头,却不再说什么。

两人之间的气氛似乎一下有些尴尬了。

地藏王沉默了好一会儿,轻声道:“六耳猕猴之局,贫僧筹谋多时。莫说须菩提了,便是加上太上老君,恐怕一时半会儿也难有作为。普贤尊者不随贫僧上殿去?”

“不去了,不去了。殿上嘈杂。”普贤摆了摆手道,“贫僧就在这里等便是了。求法国一事,虽说玄奘并未真正得其要领,但贫僧以为,他已经找到了证道之节点所在,只是不得其门而入罢了。若玄奘真能证道,必由此路上山;若玄奘梦断西行路,诸佛也必从此路下山。贫僧在此等便是了。”

“既然如此,贫僧就此拜别。”说罢,地藏王双手合十,匆匆与普贤擦肩而过。

凉亭中,又只剩下普贤一个人静静等待了。

斜月三星洞中,须菩提沉默着。整个潜心殿似乎都跟着沉默了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六耳猕猴脸上的笑意渐渐僵住,变成了忐忑不安的神情:“难道连师父也……没办法解?”

须菩提淡淡瞧了六耳猕猴一眼,轻声道:“有。”

“还请师父赐教!”六耳猕猴当即重重磕了三个响头,朗声道,“师父大恩大德,无以为报。六……悟空愿意今生今世,为师父做牛做马!”

须菩提稍稍低眉,注视着匍匐在地的六耳猕猴。

许久,他却只是轻声说了一句:“起来吧。”

“师父答应了?”六耳猕猴连忙抬起头来。

“你既叫我一声师父,为师便不会让你泥足深陷。不过……”

六耳猕猴微微睁大了眼睛,看着须菩提。

须菩提轻轻拍着自己的膝盖,待了好一会儿,才接着说道:“不过,现在还不能告诉你。有些事,你现在不知道,远比知道要好。”

“不能告诉我?”六耳猕猴一愣。

须菩提点了点头,捋着长须道:“你见过清心了?”

“见过了,弟子……弟子刚送她回来呢。”

“清心的前世是谁,你知道吗?”

“前世,好像叫风铃?”

“风铃的前世呢?”

“是雀儿。”

“你知道,雀儿跟你有什么关系吗?”

六耳猕猴支支吾吾地答道:“弟子……弟子承诺过要娶她,她是为弟子而死,所以……弟子之前一直想复活她。”

须菩提点了点头道:“看来,你都知道啊。”

“弟子也是一知半解。”六耳猕猴挠了挠头道,“记忆,全没了。所以也都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,只知道有这么一档子事。师父您忽然提这个,是干吗呢?要弟子兑现诺言?”

闻言,须菩提不由得笑了出来,转而无奈叹道:“兑不兑现诺言,是你自己的事,为师管这些作甚?为师想问的是,你可知道八百年前,你脱离斜月三星洞的原因?”

六耳猕猴缓缓地摇了摇头,越听越糊涂。

“无非一个字,疑!”须菩提振了振衣袖,起身在大殿中踱起了步,缓缓说道,“失忆之前的你与失忆之后的你,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。失忆之前的你,多疑、孤僻、执念甚深,已经到了轻易无法化解的地步。这是你十年西行植入心中的种子,谁也无法改变。当你对为师起疑之时,为师说什么也都没有用了。

“当初的你认为为师不顾雀儿的死活,只一心图谋自己的大业,所以选择了脱离斜月三星洞。然而,到头来,‘雀儿’不是又回来了吗?由此可见,那疑心,本是多余。”

六耳猕猴呆呆地眨巴着眼睛,听得一愣一愣的。

须菩提转过脸,注视着六耳猕猴道:“为师只想问你,若再有一次机会,你会不会重蹈覆辙?”

此时,六耳猕猴已完全听蒙了。他好半天才缓过神来,支支吾吾道:“师父,弟子……听不太懂。”

“不懂?”须菩提微微挑了挑眉。

“不懂。”六耳猕猴道,“弟子不明白,当初弟子为何要疑师父?若是连师父都疑,那还有谁可信呢?”

“那现在你能做到坚信不疑吗?”

“能!”六耳猕猴斩钉截铁地答道。那神色之中,不存在一丝一毫的犹豫。

须菩提的眉头当即舒展开来。

很显然,这是和猴子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人,无论性格还是经历。说到底,那十年的西行路,才是一切的根源啊……

想着想着,须菩提笑了出来。他指着六耳猕猴道:“这可是你自己说的!既然这样,你便先回去吧。”

“回去?”六耳猕猴顿时一愣,“师父还没告诉弟子怎么破解呢?”

“该让你知道的时候,你自然会知道。现在你只需要知道,为师不会害你。”

“啊?”

须菩提半眯着眼睛瞧着六耳猕猴道:“怎么?刚刚才说一定不疑了,这才一眨眼的工夫,马上就开始怀疑为师了?”

“不不不!弟子不敢!弟子不敢!”六耳猕猴连忙伏地叩首道,“弟子谨遵师父安排!”

话是这么说,六耳猕猴的心中却还是忐忑。

楼台上,一直对着棋盘一动不动坐着的太上老君不由叹道:“老狐狸配上糊涂虫,嘿,还真是天生一对的好搭档啊。”

眼见着须菩提已起身,跪在地上的六耳猕猴突然又开口说道:“师父,弟子答应了清心师妹,想去救沉香,不知师父可允许?”

闻此,正欲离去的须菩提怔住了。

六耳猕猴低着头,又补充道:“若师父允许,还请师父教弟子,如何救回沉香。”

捏着棋子的太上老君笑了,他一面整理着棋篓,一面若有所思地叹道:“原来是老狐狸和小狐狸啊。这是在试探呢。同为门人,如果不救沉香,又如何会救他呢?嘿嘿,须菩提啊须菩提,莫怪徒弟多疑,要怪啊,只能怪你这师父太诡谲了。哈哈哈哈。”

就这么僵持着,须菩提犹豫了许久,才躬身将六耳猕猴扶了起来,道:“这件事你去不合适。找地藏王要人,还是为师去比较好。”

六耳猕猴重重地点了点头,道:“那弟子就在狮

国恭候师父您的好消息了。”

第七百二十八章

一团雨云缓缓聚到了凤仙郡上空。

所有人都仰望着,却又不见它下雨,只有一声声惊雷持续不断。

这场面与上次,是越看越相似啊。

猴子摸着下巴道:“不会又是谁来捣蛋吧?我要不要上去捉个现行呢?”

“你就安心吧。”一旁的天蓬轻轻叹了口气,道,“李靖已经说了,这就是雨云没错,只是时辰还没到,再等等吧。让龙王先来,只是安一下你的心。”

“确定?”

“确定。”

“希望是真的才好。”猴子摸着金箍棒龇牙道,“要是这次再搞砸,我就去把他的南天门砸开一角,还不给修,让他们永远记住这个教训。”

猴子扭过头,看到小白龙正在一旁呆呆地望着天,那神情看上去有些怪异。

“他怎么啦?”

“来的是西海龙王,”天蓬压低了声音悄悄补充道,“他爹。”

猴子顿时了然,心中还忽然冒出那么一点点恶意,窃笑起来。

小白龙和西海龙王,也算是一对冤家父子了。上次李靖带着西海龙王来的时候,小白龙和西海龙王就那么远远地对视着,连一声招呼都没打。看那情形,真有点像断绝父子关系的架势。

就在不远处的凤仙郡里,玄奘还在奋力地挖着井。而老郡王则利用滚轮将井下的泥沙不断地运上来,倾倒在井外。

几天下来,井外已经堆起了如同小山一般高的土堆了。

老郡王看了看那土堆,又望了望天上的雨云,最终还是无奈叹了口气。

这雨云刚刚出现的时候,他着实兴奋了一把,以为佛祖终于宽恕了他的罪过,愿意给凤仙郡降雨了。可惜,时间一长,那意味就变了。

长时间不下雨,却又一直飘着雨云,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一种嘲讽。这让老郡王不由得想起了那天夜里的雨云。

“也许佛祖是在提醒老朽,罪还没赎够吧。”他低下头,继续默默地帮玄奘倾倒着废土。而那井下的玄奘似乎也对下雨这件事绝望了,只一味地埋头挖井。

黄昏时分,雨还没下,玄奘从井里爬了出来,抱着老郡王送过来的薄饼,蹲在井边默默地吃了起来,时不时地伸着脑袋朝井里张望。

那一旁,老郡王则不时地看向玄奘,又抬头望天,似乎期待着玄奘能就天上的雨云说点什么。可惜,玄奘就像完全没看见一般。

不远处,猴子喃喃自语道:“这井挖了多深了?”

“五十丈。”

“五十丈还往下挖个不停……哎呀呀,他是真的犯糊涂了。告诉他没水了,他还硬要挖,自己找罪受!”

正当此时,一旁的小白龙忽然眉头一蹙,一个翻身从屋顶上滑下来,一只手按到了地面上。这一按,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吓得连忙把手缩了回来。

他稍稍犹豫了一下,才又将手按到了地面上,目光微微闪烁。

“怎么啦?”猴子伸长脖子问。

小白龙支支吾吾道:“还……真有水。马上就要出水了!”

“什么?”猴子的表情一下僵住了。

他也从屋顶上滑下去,一把揪住小白龙的衣领,恶狠狠地叱道:“你之前不是跟我说没水的吗?”

“之前是没水啊……我,我咋知道怎么忽然就有了呢?”

小白龙挣扎着想要逃开,却被猴子死死地揪住。

“什么叫忽然就有了?这水还能忽然冒出来?你他娘的真是一点用都没有。当条龙,不能打不能扛也就算了,测个水都测不准。”

“我测的时候它还没有呀,刚刚才来的水,我怎么知道水为啥忽然就出现了!”

正当两人争吵之时,屋顶上的天蓬也滑了下来,伸手去感知。

猴子修的是地煞七十二变,对于水源感知这种事情自然不在行。天蓬修的可是天罡三十六变,感知水源这种事,虽说不如龙族灵敏,但也自是不在话下。

先前,他也不曾感知到,现在为何忽然就冒出地下水来了呢?

“季节性地下河。”就在猴子与小白龙越闹越凶之时,天蓬的口中忽然冒出了这么一个词。

顿时,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。

“季节性地下河?”

“对。”天蓬点了点头道,“这下面原本应该是有条地下河的,只是因为常年不下雨,在这里没有了水源补充,所以就干涸了。不过,这河里的水也不全是本地补充的,当源头处于雨季的时候,这条地下河就会再次出现。先前我们测的时候刚好是枯水期,现在,河水来了。挖好这口井,再做一点蓄水工作,想要一年四季都有水,应该也是没问题的。”

听他这么一说,猴子无语地笑了,一把将小白龙推倒在地。

“这哪能怪我啊!”小白龙翻滚着从地上站了起来,拍拍身上的泥沙,道,“我只负责感知,感知到没水就是没水。现在有水,那也是现在的事。这种推算地下河水什么时候到的事情可不是龙族干的,应该交给悟者道的修者来干。而且……绝大部分的悟者道修者恐怕还推算不了呢。”

小白龙骂骂咧咧的,猴子却早已没心情去管他了。他抬头呆呆地望着天,忽然说道:“快!”

“啥?”

“快让你爹别下雨啊!”猴子猛地喊道,“既然能挖出水来,那还要你爹下雨干吗?让他挖就是了,反正只要一两天了。水有屁用,我们是要他证道啊!要证道啊!”

被猴子这么一吼,小白龙当即醒悟过来。他连忙点头,一个翻转腾空而起,朝那雨云飞了过去。

“瞎猫碰上死耗子,瞎猫碰上死耗子啊!”猴子哈哈大笑,“看来他还真有两把刷子,我们都白操心了。早知道,让他挖就是了,我们折腾那么多干啥。”

天蓬也松了口气,坐到猴子身边道:“玄奘法师还是有些能耐的,特别是某些我们不懂的方面。也许,我们应该多听听看他想怎么做,毕竟要证道的是他。”

“他要是每次都能这样,也省得我操心了。”猴子哼哼哈哈地笑着,心中的大石头总算放下了。

这里的事情告一段落,距离灵山也就不远了。虽然事情实在小,但算得上是这些日子以来最好的事了。猴子的心情一下好了不少。

正当此时,一辆马车从远方向凤仙郡疾驰而来。

远远地听到马车声,猴子顿时一愣。还没等他发问,牛魔王已经匆匆来到他的面前,禀报道:“大圣爷,有人来了,凡人。”

“凡人?什么凡人?”

“不太清楚,也许是路过的商人。我试探了一下,确定没有修为,就没对他们出手。”

猴子轻轻拨开牛魔王,握着金箍棒快步走上前去远远地眺望着。

此时,除了仍旧回到井下继续干活的玄奘外,老郡王,乃至于凤仙郡仅存的几个老人全都听到了车轮声,一个个观望起来。

那马车在距离老郡王不远处停下,从上面走下来一个衣衫整洁的中年男子,身旁还跟着两个带刀的侍卫和一个马车夫。

在这种沙尘滚滚的地方,衣衫整洁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

老郡王看见那中年男子,一下呆住了。

那中年男子看见老郡王,眉开眼笑地走了过来。他对着老郡王说道:“父亲,陛下怜悯我凤仙郡百姓,另外赐了一片封地给我们。孩儿这是接您来了!”

闻言,猴子的眼角微微抽了抽。

中国足球竞彩网

借书指南
借书演示
免费注册
会员等级
常见问题
烤羊腿桌
支付方式
支付宝支付
门店支付
网银支付
微信支付
烤全羊桌
物流配送
免运费政策
配送服务承诺
签收验货
售后服务
退款说明
读者活动
商家服务
服务市场
广告服务
实体门店